• <td id="egkum"><button id="egkum"></button></td>
  • <td id="egkum"></td>
  • <table id="egkum"><li id="egkum"></li></table>
  • <li id="egkum"><button id="egkum"></button></li>
  • <td id="egkum"></td>
  • <table id="egkum"></table>
  • <td id="egkum"><button id="egkum"></button></td>
  • <table id="egkum"><li id="egkum"></li></table>
    <table id="egkum"></table>
  • <td id="egkum"><button id="egkum"></button></td>
  • 首頁 > 沂蒙藝術 > 藝術名家

    張金蘭:梨園永駐金蘭韻

    admin 藝術名家 2023-11-08 10:57:15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張金蘭,女,漢族,1928年4月22日出生于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花園鄉三捷莊,原山東省臨沂柳琴劇團團長,著名柳琴戲表演藝術家,山東省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戲曲家協會會員,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柳琴戲代表性傳承人,為柳琴戲第七代傳人之一。2023年8月31日因病逝世,享年95歲。


    張金蘭:梨園永駐金蘭韻

    文/趙細溪

     

              禪師說,緣深則聚,緣淺則分。

              可以說,我與張金蘭先生的緣分,不淺。2015年年底,由臨沂大學王秀庭教授申報的“柳琴戲藝術名家張金蘭評傳”立項,我有幸參與課題組,并承擔起了采訪、調研與撰寫第一稿的工作。

              對接張金蘭先生的兒媳、柳琴戲張派傳人劉桂紅女士,采訪如期而順利的展開。前后歷時三個多月,分三期進行,每次時間為一天,過程順暢。

              張金蘭先生善談,當時雖已年近九旬,但思維清晰,精力尚可,我們的溝通交流,也沒有明顯障礙。在采訪的過程中,其特有的金石之音,充分詮釋了戲迷觀眾給予其的贊譽:金喉鐵嗓。而說到興奮處,張先生隨口吟唱的一句“千金小姐做樓臺”,將角色的少女感,以婉轉的唱腔描畫了出來。這讓我真切體會了一把,什么叫藝術表演的代入感。

    本文作者趙細溪采訪期間與張金蘭先生生前合影

              為了寫好這樣一位名角兒,在長達半年多的時間里,我不僅大量查閱柳琴戲發展資料,還每天堅持聽張先生的柳琴戲唱段。其帶著家鄉特色、極富感染力的經典唱段,讓人越聽越喜歡,越聽越癡迷,后期,我也充分體會了一把戲迷的感覺。

              至今,仍然很喜歡張金蘭先生《思鸞記》中的“千金小姐下樓臺”、《王二英思夫》中“十二月思夫”等經典唱段。

              濃濃的鄉土氣息,唱腔婉轉華麗,又跌宕回旋。張派柳琴戲唱腔,高音處如急雨驟降、珠玉落盤,低緩處若湖面微波,舒緩中帶著漣漪。而尾音處略帶俏皮的高腔,則似醇酒入喉,醉人心脾。
         
              正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作為自小“以戲謀生”的張金蘭先生,在長達二十余年的民間演出生涯中,她用自身特有的敏銳觀察力,去發現鄉音俚語中高低承轉的腔調,情感變化的高低起伏,并將這種隱藏在民間的民“聲”、民“樂”、民“俗”,融入到自己的柳琴戲表演中,博采眾長的利用天賦的嗓音,創造出了獨一無二且深得觀眾喜歡的柳琴戲張氏一派,也因此被稱為“柳琴戲北派掌門人”。下面,就讓我與讀者朋友們來分期講一講張金蘭先生的人生故事。

              張金蘭,一位自幼與柳琴戲結緣的藝術家,主攻青衣,兼演花旦。
         
             一條長凳、一張幕布,一個舞臺;從垂髫(條)黃口至耄耋之年,在風雨兼程的演藝事業上,她無畏前行,從不退縮。
     
             幾十年從藝歷程,讓其在柳琴戲舞臺上,形成了剛柔相濟、動靜自如的演出風格;可以說,她用一生的靈氣與飽滿的情感,蕩氣回腸將柳琴戲表演藝術,唱響了大江南北,自己也因此被譽為“北派柳琴戲的掌門人”。

             從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只要提到柳琴戲,臨沂地區的人民群眾就會想到張金蘭。作為柳琴戲的“名角兒”,張先生在齊魯大地上,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關于她的柳琴戲,廣泛流傳著“看戲不見張金蘭, 白花兩毛錢”的說法。
     
             在人民群眾的眼中,她是戲中的“角兒”,亦是“角兒”中的戲;事實上,這位“戲中有角”“角中有戲”的柳琴戲表演藝術家,幾乎傾盡了畢生的精力與情感,用生命演繹出了柳琴戲中的悲歡離合。

             可以說,貫穿其人生的,是柳琴戲。而她的人生,也貫穿了柳琴戲的發展史。

             1928年,張金蘭出生于郯城縣花園鄉三捷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這里十年九災,百姓生活艱難。

              為生計所迫,村民們在農閑時節搭班唱戲,四處飄流,討生活。出生于此,又身為獨生女的張金蘭,天資聰慧,為養家糊口,她從6 歲開始,隨父學藝,8歲便登臺演出。

             1947年,19歲的張金蘭已經基本掌握了柳琴戲的一些傳統劇目,并在劇中承擔主要角色。她的嗓音甜中帶脆,綿中藏甘,柳琴戲演唱力道足,情感爆發力強,于燕語鶯聲中帶著鄉音土語,珠玉落盤般的唱腔中,透出的鄉情,動人心弦。

              因為經常在郯城、新沂、徐州一帶流動演出,扮相俊美、聲音甜美的她,獲得了當地老百姓的喜愛,獨具特色的柳琴戲唱腔,也在廣大戲迷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張金蘭1950年與丈夫邵瑞武結婚紀念照

              1953年,張金蘭應邀參加了臨沂柳琴劇團。此一時期,確定了風格特色、贏得了觀眾認可的她,進入了爆發期。從秋天入團至次年7、8月份,她在當時的新新劇院,雷打不動的每天兩場戲。

              整整一年的時間,張金蘭從上午唱到深夜,天天如此,周而復始。連續六七百出的柳琴戲演出,以及不打折扣的優質演唱,讓“金喉鐵嗓”的她,收獲了大批量的張氏戲迷。只要張金蘭的戲,能容納近千口觀眾的劇院內,天天座無虛席。

              那時候的劇院,沒有軟座,都是長條木凳與站票。但這絲毫不影響戲迷觀眾的熱情,在大戲開始之前,人山人海的觀眾仰望戲臺,每個人臉上都透出興奮與期待。更令人高興的是,張金蘭高頻次與高質量的演出,不但讓老百姓的精神生活,豐滿鮮活了起來,也使臨沂專區柳琴戲劇團得到了飛快的發展。

               二十世紀五十年到六十年代,呈爆發式增長的張金蘭戲迷,在無形中帶動了劇團的經濟效益直線上揚,僅一年多的時間,該劇團的演出收入,就從千元左右上升到13萬之多。在人均工資只有幾十元的時代背景下,這樣的演出收入,不但讓演員生活有了可靠保障,劇團也因此添置和更新了燈光、服裝、道具等演出用品。
     
              隨著演出軟件的逐步健全,柳琴戲表演的視聽感覺,也更加豐富多彩。這一階段,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的臨沂專區柳琴戲劇團,猶如一棵沐浴在春風中的大樹,帶著張金蘭先生等豐沛新鮮的“枝葉”,枝繁葉茂的步入了戲曲演出市場的良性循環??梢韵胂?,這由5分至2角拼湊起來的13萬,究竟包含著多少位戲迷,對張派柳琴戲表演的赤誠熱愛!又包含了張金蘭先生多少句膾炙人口的唱段,和其在演出中,揮灑的辛勤汗水!

            “看戲不見張金蘭,白撂兩毛錢”的民間諺語,也就是在此一時期,風靡一時。自此,這種以戲迷觀眾的真實情感為契機,延展而來發的“諺語”,歷久不衰,嵌入了一代、甚至幾代人的精神生活,成為了他們人生中的美好回憶。

             我們也能從這句“諺語”中,感受到柳琴戲在一個時代內的繁榮鼎盛,亦能從中明了張金蘭先生的聲腔藝術,在柳琴戲發展史中,不可替代性的重要性。這時候的張金蘭,已經不僅僅是柳琴戲界的角兒,而是聲名顯赫的名角兒。

             這一時期,不論是鄉村還是城鎮,不論是老人還是青年人,都對這位響、脆、清、甜的柳琴戲名角兒,耳熟能詳。很多三區九縣的戲迷,寧愿少吃幾頓飯,也要掏出兩毛錢,到臨沂城的新新劇院買張戲票,去過張金蘭的戲癮。

             更有甚者,為了能看過癮,也為了能最大程度的發揮這兩毛錢的作用,干脆背起煎餅咸菜,直接住進了劇院。白天煎餅果腹,看戲聽戲飽食精神食糧,晚上散戲后,裹著大襖睡一宿,第二天接著再看。

              這樣的看法,不但能讓兩毛錢,物盡其用,也最大限度的過足自己戲癮??梢院敛豢鋸埖恼f,張金蘭先生在臨沂地區,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柳琴戲觀看狂潮。老百姓以風靡一時的“看戲不見張金蘭,白花兩毛錢”的諺語,以及“吃住劇院過把戲癮”的癲狂方式,給予了張先生在柳琴戲表演藝術中的最高褒獎,與最誠摯的贊美。

             “看戲不見張金蘭,白撂兩毛錢”,是戲迷觀眾給柳琴戲表演藝術家張金蘭先生的至高贊譽,也表明了張金蘭在戲迷觀眾中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

              這種口碑,不同于如今娛樂圈的明星,后者是單純憑借策劃公司花樣繁多的炒作,鋪天蓋地的推廣宣傳,加以打造的。而前者的贊譽,則是通過張金蘭先生自身過硬的柳琴戲表演技藝,不摻任何水分的獲得的。是先經由觀眾的認可后,由百姓戲迷們的真情實感引發,并口口相傳而來。

              現代人或許不理解,會發出質疑:為什么張金蘭先生的柳琴戲表演藝術,能如此深刻的得到老百姓的喜愛?

              這其中的原因,有時代背景的局限,也就是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人民群眾的娛樂方式,主要以戲曲為主。其二,是因為張金蘭先生的張派唱法,十分貼合的融入了當地人民的情感與生活,引發了廣大戲迷觀眾的共鳴。
     
     

    張金蘭先生獲獎資料:

             1953年,張金蘭參加全國戲劇匯演,榮獲演員一等獎。

             1954年,張金蘭隨團參加山東省第一屆戲曲觀摩演出大會,在《鬧書房》中飾演張五姐,榮獲演員一級勛章。

             1956年,張金蘭參加山東省第二屆戲曲觀摩演出大會,在《休丁香》中飾演丁香,榮獲演員一等獎,獲得金質獎章一枚。

             1959年,張金蘭擔任臨沂柳琴劇團業務團長,同年擔任臨沂地區人大代表。

             1960年,中國唱片社為張金蘭灌制了《王三姐剜菜》、《王二英思夫》、《絲鸞記》、《父女頂嘴》、《狀元打更》、《喝面葉》、《秦香蓮》、《三擊掌》等膾炙人口的唱片,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同年擔任山東省政協委員。

             1961年,張金蘭擔任中國戲劇家協會。

             1962年,張金蘭擔任山東省戲劇家協會 

             1982年,應廣大觀眾的要求和社會的需要,中國寧波唱片社再次為張金蘭傳統劇目灌制唱片,全國發行。國家、省市電臺、電視臺、報刊等新聞媒體多次專題報道她的柳琴戲唱腔藝術。

              1986年退休。

              2006年,《中國戲劇》雜志還以《“看戲不見張金蘭,白花兩毛錢”——訪拉魂腔表演藝術家張金蘭》為題,對其進行了專題報道。

              2007年,張金蘭被山東省人民政府批準為第一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2009年,張金蘭先生被公布為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2016年,張金蘭被臨沂市委、臨沂市人民政府授予“沂蒙文藝獎藝術突出貢獻獎”。

              2018年,張金蘭獲得“臨沂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終身成就獎”。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侵權問題聯系本網將第一時間處理,轉載請帶來源。
    本文地址:http://www.3sn1.cc/ymys/yishumingjia/2023-11-08/8167.html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評論底部廣告位

    沂蒙網

    http://www.3sn1.cc/

    | 魯ICP備12020231號

    Powered By 沂蒙網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

    亚洲中字无码av电影在线观看_曰韩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_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_AV无码国产精品白浆嗯啊